农庄游

布宜诺斯艾利斯经典旅游行程

Buenos Aires

古农庄一日游 / Gaucho Ranch Tour – SANTA SUSANA / DON SILVANO

 

  

  • 早晨前往郊外牧场、欣赏骑术及民俗歌舞表演。在阿根廷彭巴草原上的农场,可以看到牧人穿着传统的高卓人服饰。中午享受全套著名的阿根廷传统烤肉品,欣赏传统歌舞及技艺表演并品尝阿根廷特产葡萄酒;午后看传统马术表演。而马术亦是高卓人所注重的技术,可感受到浓厚拉美洲的乡士情怀;之后于古农庄中悠闲休憩,品尝传统马黛茶及茶点,傍晚,搭车返回饭店。

餐饮: 中餐

大草原的游牧孤儿高卓人

遍布于大布宜诺省的各农庄(Estancia),主要从事农作及畜牧业,也是高卓人的故乡。高卓(Gaucho)一词来自于印第安土语,代表孤儿。西班牙殖民之初,亡命罪犯、脱逃的奴隶和逃役的民兵因为生存在社会的边缘,被统称是“失落的一群”。他们流浪在草原里,与印第安民族融合为一。他们在彭巴草原上,发展出属于自己的刻苦游牧生活型态;并且驯服野马,成为他们的坐骑。他们宰杀从城市逃出的牛只,以牛皮换取美酒和当地的苦茶-马黛茶(Mate),还学习如何以套索(Boleadoras)猎捕动物,不久他们就获得了高卓人的名号,被盖上赌博、马术和斗刀的标志。高卓妇女被称作”支娜”(China),她们在这种充满阳刚之气的生活中,扮演着次要的角色,她们是被高卓人从屯垦聚落绑架而来,在他们与印第安人的房舍极为相似的小屋里面,为高卓人生儿育女。这一群飘泊的人口,在当时阿根廷城市居民的心目中,是边疆地带又无政府主义的化外之民。
1806年,英国企图占领布宜诺斯艾利斯时,许多高卓人被迫入伍,奉命抵抗英国人,阿根廷独立之后,高卓人又加入各省地方军阀的私人军队,这些地方头子准许他们和往常一样的酗酒、赌博和斗刀子,并不加强管制。当内战时代落幕后,高卓人鸟尽弓藏,逍遥日子也又没了。当局设立了新的法令,限制他们的行为、穿着、饮酒习惯,甚至食物,这一切只因为他们没有连自己也看不懂的护照。
不久之后,高卓人便成为阿根廷动乱落后的象征,使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政客欲除之而后快。这其中的代表性人物便是被称为教育之父的多明戈‧萨米恩托(Domingo Sarmiento),他将世界划分成文明及野蛮两部分。高卓人自然被归类为后半部。萨米恩托将他们形容为“一种最古怪的两足动物,他们的躯体唯一的好处是可以给土地施肥”。为了限制他们行动,广泛的架设倒刺铁篱笆,于是这群被当时社会视为异类的高卓人,逐步被消灭。
这是1870年代的景况,当时著名作家埃尔南德斯(José Hernandez)于他的两段式古典史诗著作“高卓人马丁‧费耶若”(Martín Fierro)中,悼念他们叱吒边疆荒野时代的逝去:“仔细听一个被法律追猎的高卓人诉说的故事:他是勤奋工作的父亲,也是深爱妻子的丈夫,但不论他有多好,都是人们心目中的罪犯…”。
科技发达的今天,在国境内最遥远的地带,萨尔塔(Salta)与巴塔戈尼亚(Patagonia)高原偏僻的农场上,还可以看到南美的牛仔-牧人们穿着传统的高卓服饰,即使他们多半不骑马,而是开着卡车。但马术仍是彭巴草原以及更偏远地区人民所注重的一项生活技术。

布市近郊古农庄游

古农庄游为一日的行程,上午9:00左右,由饭店接往郊外古农庄,高卓农庄多建于19世纪,在阿根廷彭巴草原上的农场,有着草原、阳光、农舍,也可看到牧人穿着传统的高卓人服饰,而马术亦是高卓人所注重的技术,除了欣赏骑术及民俗歌舞表演,感受浓厚拉丁美洲的乡士情怀,中午享用阿根廷乡村风味传统烤肉,品尝阿根廷特产葡萄酒及玛黛茶。

小导游的叮咛:
古农庄开放时间

古农庄节目须要一整天的时间,上午10:00左右出发,依所选择的农庄,向郊区前进,沿途欣赏闻名世界的彭巴草原美景,平坦且一望无际。抵达后先行品尝传统乡村牛肉馅角,然后自由选择骑马或乘坐马车,或是在挂满牛排的传统十字铁架旁留影;这种传统的烧烤模式,是使用堆积的松树干为燃料,运用火的热气将架在十字铁上的牛肉慢慢燻熟,须要3小时以上的时间。牛肉不加任何酱料,原汁原味,展现出正统上等牛肉的口感,夹带了松香的牛排,别有一番风味。中午时分享用高卓炭烤牛肉、香肠及血肠,餐中有土风舞蹈表演助兴。在饱食Asado烤肉后,转往草原欣赏高卓人的马术表演,其中有一个叫穿戒环(Sortija)的表演节目:牛仔必须持小树枝在全速冲刺之际,穿进一个悬挂起来的小戒指里,成功者会把戒环献给在场的女士,有如绅士送花一般。